高速新闻 > 正文
 

从2001年,南北律师叫板春运涨价说起

2007/01/11 | 作者:highadmin | 浏览量:917 | 评论:0
 
  2001年初,从南北两律师叫板春运涨价,打响了中国公民就春运火车票涨价作出正式质疑的第一炮。到2007年初,铁道部发布消息称,2007年铁路春运各类旅客列车票价一律不上浮,以后春运也将不再实行票价上浮制度。   在这期间,数位律师以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社会各界通过各种方式,反对浮动票价制度。这些努力对于火车票不再涨价所起作用重大。今后,公众的参与、民众的呼声在政府政策矫正和新政策的制定上,将会起到越来越大的作用。   石家庄律师乔占祥:请铁道部撤销春运涨价令   乔占祥,男,现年35岁,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法学院,毕业后在石家庄某高校任教,现为石家庄三和时代律师事务所律师。曾以律师身份担任当地某电台的常年嘉宾主持。   今年1月9日,作为“有车一族”的乔占祥第一次在春运期间坐火车去外地办案,车上听到乘客们对春运火车票涨价的议论。1月18日,他给铁道部传真了一份《行政复议申请书》。1月22日,铁道部给乔发出《受理通知书》。这是2001年铁道部受理的第一起行政复议申请,也是中国公民第一次通过法律程序就春运火车票涨价作出的正式质疑。   曾经准备和乔占祥一起做这件事但最终退出的还有一人。乔说,本来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没想到铁道部这么快就受理了。乔占祥愿意公开他的办公室电话和电子信箱。   乔占祥在给铁道部的申请书中提出,铁道部于2001年1月4日公布的春运火车票上浮方案,这一行政行为是违法的,其理由是:   --火车票价不是市场调节价,依据《价格法》第18条、第20条规定,火车票价属于政府定价,铁道部未经国务院批准而擅自涨价是违法的。   --春节是中华民族一年中最重要的团圆节,此时票价上浮,无疑是朝数以亿计的旅客狠宰一刀,而中饱铁路私囊。   --依据《价格法》第23条规定,对火车票票价上浮应举行价格听证会,铁道部在决定上浮方案时没有开这个会,其涨价行为是违法的。   --铁道部这次涨价的法律依据是国家计委关于铁路旅客列车票价实行政府指导价有关问题的批复,该批复没有法律依据,未经国务院批准,是不合法的,请求审查并撤销这一批复。   记者问及为何未向国家计委申请行政复议,乔占祥说,国家计委的上述批复是抽象行政行为,而铁道部的涨价方案则是具体行政行为,根据《行政复议法》,只能对具体行政行为提出行政复议申请或诉讼。   按《行政复议法》规定,铁道部应在60天内对复议申请作出正式答复。乔占祥说,如果复议得不到满意的答复,他准备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价格听证的法律依据   《价格法》第23条规定:“制定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公用事业价格、公益性服务价格、自然垄断经营的商品价格等政府指导价、政府定价,应当建立听证会制度,由政府价格主管部门主持,征求消费者、经营者和有关方面的意见,论证其必要性、可行性。”   广东佛山律师李劲松:状告春运涨价第一人   在广东佛山市,来自江西的李劲松律师是让一些人反感的新闻人物。几年来,他为农民、打工妹、普通消费者打过多起官司,尤其是他一手策划并代理的状告“盖中盖”厂家及其广告主角巩俐、濮存昕一案,曾经引发了“名人做广告要不要负责”的全国性讨论。2001年2月11日,在他对公路春运涨价提起诉讼并再次引起各大媒体的关注之时,他所在的佛山一家律师事务所终于跟他解除了原本还有一年才到期的聘用合同。   李劲松此次以被告“利用春运牟取暴利”等为由,将广东佛山市汽车运输集团公司告上法庭。2月7日,佛山市城区法院正式受理了此案。   “原先也没想过要打这一官司。今年1月下旬,我在《环球时报》上看到铁道部一位官员说,春运涨价不是为了赚钱,从某种意义上说还维护了旅客的利益等,当时我就挺生气,给别人宰了一刀还说是为了我好,哪有这样的道理?于是开始研究这方面的政策、法规。今年春运我只坐过汽车,如果我坐的是火车的话,那告的可能就是铁道部了。”   今年1月20日,李劲松到佛山汽运集团下属的佛山汽车站买了一张两天后开往广东揭阳的卧铺车票,这趟车平时的价格为80元,“车站说知只出售比揭阳还要远31公里的潮州的车票,而且到潮州的价格也由平时的85元猛涨到239元”。他认为,同样的车型、同样的服务,价格却比平时高出近2倍,明显在牟取暴利。李据此向法院提出,将承运地段由“佛山?潮州”据实变更为“佛山?揭阳”,票款由239元变更为80元,返还多收票款159元,等等。   “如果被告以执行物价部门的规定为由而否认自己的过失,那我将请法院调查:广东省物价局制定的春运公路客运涨价80%?100%的标准,是否违反《价格法》第23条等有关规定。”   因为李劲松的“好事”,佛山汽运集团公司此次成为全国春运单位的第一个被告,他们颇感愤怒。该公司生产经营部经理叶锡祥否认李劲松的所有指控,他向记者出示了李乘坐的当次班车的运输记录,证明去揭阳的票从未取消;对“牟取暴利”一说,“春运涨价我们完全是按照广东省物价局制定的标准来执行的。他这样做,目的是想出名”。但对85元到239元巨额差价的合理性的解释,却叫人越听越糊涂。   以全程为503公里的佛山到潮州的卧铺汽车为例,记者了解到了4种不同而又都合法的票价:按广东省物价局规定的“基价”是143元,平时另允许上浮30%,即172元,叫“到位价”;而佛山汽运集团每年约有330天只卖85元,叫“优惠价”;“春运价”则猛涨到239元,几乎是“优惠价”的2倍。叶锡祥说:“佛山到潮州属于冷线,年平均载客率不到20%,按平时85元的优惠价肯定亏本,为什么承运人每个月还能给公司交承包费呢?主要靠春运来弥补平时的亏损。”该公司接受记者采访的几位同志均认为,如果春运不涨价,运输企业没法活,因此暂时没有举行听证会的必要。   今年起春运铁路火车票价不再上浮   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10日透露,2007年铁路春运各类旅客列车票价一律不上浮,以后春运也将不再实行票价上浮制度。   王勇平说,今年春运,铁路部门在各类旅客列车中均不再实行票价上浮,这一票价政策实行后将会使数千万旅客直接受益。   2006年春运铁路火车票票价上浮情况为:春节前1月21日至27日、春节后1月31日起,硬座票价上浮15%,其他席别上浮20%。但以农民工、高校学生为主要客流的临时旅客列车票价没有上浮。   王勇平说,目前铁路运输能力仍很紧张,尤其在春运期间有的线路和方向无法全面满足旅客的出行需求。铁路部门将克服困难,全力挖潜扩能、精心组织调度,尽最大能力缓和运力与需求的矛盾,努力为旅客过一个愉快祥和的春节创造较好的旅行环境。   他同时呼吁,旅客应妥当安排出行时间,合理选择交通工具,尽可能避开客流高峰期出行。铁路部门届时将及时向社会发布旅客流向和运力配置的有关信息。   2007年全国铁路春运方案显示,在2月3日至3月14日的40天春运里,预计铁路将发送旅客1.56亿人次,较去年增长4.3%,客流高峰将超过历年春运。   新闻背景   调价历程伴随反对声音   2000年12月21日,铁道部向有关铁路局发布了关于2001年春运期间部分旅客列车实行票价上浮的通知。   2001年,律师乔占祥状告铁道部春运涨价没有法律依据。2002年3月,北京市高院终审认为,铁道部做出的票价上浮决定没有违反法律规定。   2002年,首次对涨价问题举行全国听证会。   2005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王翔提交《关于取消铁路春运车票违法涨价的建议》,指出春运车票涨价双重违法:违反了《价格法》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2006年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纪尽善说:年年春运年年涨,雷打不动。春运涨价6年了,春运客流“削峰填谷”的作用并不明显。   2006年,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郝劲松状告铁道部春运涨价违法,败诉。   2007年1月,郝劲松致信铁道部部长,呼吁铁道部在即将到来的2007年春运期间停止票价上浮。三天后,铁道部宣布春运票价不再上浮。   中消协:连续呼吁五年愿望终于实现   中国消费者协会副秘书长董京生是2002年铁路春运涨价听证会的消费者代表,五年来一直在为铁道部取消春运涨价而呼吁。昨天,在听说这一消息时他异常兴奋和惊讶地说:“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当得到铁道部的明确答复后,他说,消费者呼吁数年的愿望终于实现,2002年铁路春运涨价听证会以来的努力终于有了好的结果。   董京生说,在2002年铁路春运涨价听证会上,他就代表消费者旗帜鲜明地反对涨价,认为涨价并不能达到“削峰填谷”的作用,在京农民工也不可能因为涨价而放弃返乡过年。他表示,铁道部能够适时推出这一举措非常振奋人心,非常有利于老百姓,尤其是农民工。   他告诉记者,他随后会和中消协其他几位秘书长协商,出台一份书面的东西来回应铁道部这一举措。   铁道部:不涨价与郝劲松致信部长没有直接关系   铁道部昨天发布消息称,2007年铁路春运各类旅客列车票价一律不上浮,以后春运也将不再实行票价上浮制度。   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介绍,2006年春运,我国铁路对以农民工、高校学生为主要客流的所有临时旅客列车实行票价不上浮,此举受到广大旅客和社会各界的欢迎。据悉,这次推出的惠民政策,标志着铁路自2001年春运实施的票价上涨制度彻底结束。这一新制度的实施将惠及千万旅客。   对于此次“令人意外”的票价不上浮,铁道部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此决定酝酿了一阵子,与外界盛传的“郝劲松致信铁道部部长呼吁春运不涨价”没有直接关系。不涨价决定,一方面源于今年春节较晚(2月18日),比去年晚了20天左右,节前客流不如前几年那么积聚,涨价对于铁路“削峰填谷”的作用相对较小;另一方面主要考虑到舆论的压力和部分低收入人群的切实情况,涨价可能会增加这些人,尤其是农民工的支出。   王勇平说,尽管目前铁路运输能力仍很紧张,尤其是在春运期间有的线路和方向上无法全面满足旅客的出行需求,但铁路部门将全力挖潜扩能,尽最大能力缓和运力与需求的矛盾。王勇平说,不涨价消息发布后,铁路部门将及时向社会发布旅客流向和运力配置的有关信息,希望广大旅客妥当安排出行时间,合理选择交通工具,尽可能避开客流高峰期出行。   专家说法: 铁路本就不该像市场产品一样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公共政策专家杨团研究员认为,春运期间火车票不再涨价,是铁路部门公共意识的回归,因为其之前的行为并不合理。国家的铁路运输属于公共产品的范畴,就不应该像市场产品一样完全依照市场规律来形成价格。公共产品面对的是全体公民,应该从全国人民的利益来考虑,而不是企业的利益。事实上,每年春运期间乘坐火车的大量人群是农民工和学生,弱势群体的利益受到了影响。   杨团认为,火车票由政府定价比较合理,根据一定时期内经济水平做出整体调整,而不应该像现在一样,“想涨就涨”。铁道部意识到这个问题,并作出纠正,是一种值得赞许的行为。   自2001年浮动票价制度实行以来,数位律师以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通过各种方式,反对浮动票价制度。杨团研究员认为,这些努力对于火车票不再涨价所起作用重大。今后,公众的参与、民众的呼声在政府政策矫正和新政策的制定上,将会起到越来越大的作用。   郝劲松称停止涨价是双赢 下一步将告国家邮政局   就在郝劲松7日给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发信,建议2007年春运停止涨价后的第三天,铁道部发言人宣布今年起春运铁路火车票价不再上浮。昨天,记者电话采访了郝劲松,他正在从太原赶往杭州的火车上。   第一反应是太突然了   记者:听到铁路春运不涨价的消息,你的第一个反应是什么?   郝劲松:10日中午12点48分,一个记者朋友发了个短信,告诉我这个消息。我以为是开玩笑,觉得太突然了。后来听说这个消息是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公布的,我觉得有名有姓,就确切了。   记者:为什么觉得突然?   郝劲松:今年1月5日有记者采访铁道部,他们还说1月中旬公布涨价决定。现在却来个180度大转弯,当然觉得非常突然。   认为不涨价事出有因   记者:你刚给铁道部部长发过信,铁道部就宣布春运不涨价,你觉得是你的信起了作用吗?   郝劲松:我觉得那封信起到了关键作用。因为从搜集到的信息看,铁道部是准备涨价的,突然出现公开信,打乱了他们的计划,起到一石激起千层浪的作用。此外,或许还有高层政府的要求,这些是铁道部突然转变决定的重要原因。   停止涨价顺应民意   记者:你怎么看待铁道部这次停止涨价?   郝劲松:我认为这是顺应民意、顺应法制的重大举措,是民众和政府职能机构的双赢。民众的诉求得到重视和伸张,政府职能机构改变了过去垄断和强硬的形象,展现亲民的一面。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代表个人表示欢迎。同时希望其他政府部门能向铁道部学习,比如交通部,学习铁道部的整改效率和决心。我觉得人民提出要求,政府积极配合,这就是和谐社会的一种特征。   写信是行使公民权利   记者:你写给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的信有回音吗?   郝劲松:目前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记者:由依靠法律变成给有关领导写信,有人说你走了回头路,是一种妥协。你怎样看待这个问题?   郝劲松:有人说我放弃法律,我不认可,我并没放弃,比如我对2006年春运涨价案就不会放弃,一定要求有判决结果。   给部长写信表面上看是一封信,实际是表明一种公民身份,是在行使宪法第41条赋予公民对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刘志军在我眼里也是国家公民,我作为中国公民、纳税人,有权利对他提出批评和建议。   公益诉讼效果非常好   记者:你所进行过的公益诉讼效果如何?   郝劲松:效果非常好,超过我的想像,目前已经有2个胜诉5个败诉。败诉的案件也要结合实际效果,比如告铁路餐车不开发票案,虽然败诉了,但结束了火车不开发票的历史。而地铁不开发票案、火车上小推车送货不开发票案,都是一审胜诉。   不认为自己是个刁民   记者:你认为自己是刁民吗?你在社会中如何给自己定位?   郝劲松:我不认可这个说法。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是人民的一员,让国家变得更美好是我的职责。我希望用法律监督政府,督促政府更好地履行法定职责,也希望给更多中国公民以示范效应。   下一步将告国家邮政局   记者:你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会对其他垄断行业开战吗?   郝劲松:我下一个目标是国家邮政局。一个月前邮政资费上涨,没有召开听证会,没有聆听人民的声音,程序是违法的。我准备春节后起诉,要求召开听证会。我认为听证会是政府和人民沟通的重要平台,也是民意表达诉求的重要渠道。很多时候,我们一开始提起诉讼就是因为找不到合适的沟通渠道。希望政府建立更多的像听证会这种与民众对话的渠道。   郝劲松:上书部长只想更快解决问题   票价不涨无关胜利 垄断破题还须来日   就在公众对郝劲松由“车轮诉讼”转向“上书陈情”表达普遍的遗憾感时,铁道部却意外地在春运即将开始之际,给全国人民提前送上新春的“贺岁大礼包”。今年甚至包括以后的春运铁路火车票票价不上浮的消息突如其来,让公众在瞬间的错愕中突然失语。   在司法机关都无力或者说不愿以一己之力否决垄断者   不合理票价上浮的语境下,民意充其量是在决策大门外徘徊的“孤魂野鬼”,何曾为决策者带来哪怕一丁点的道义压力?   同样的道理,我们更不相信诉诸人治的“陈情书”是制度变迁的最大动力。要知道,或许当郝劲松的特快专递刚刚承载起太多人不现实的期许时,不浮动的决策早已悄悄作出。   但是,在票价不浮动的好消息中,我们丝毫看不到权利支配决策的影子。一次次的诉讼,以及不得以而求其次的陈情书,甚至包括其背后的强大民意基础,都曾经试图以法治作为阿基米德支点,在垄断的夹缝中,撬起垄断者习惯性沉重的傲慢,但这些尝试在垄断者的强势面前无一幸免于失败的命运。   如果说法治的精髓就在于总会存在公众希望而且能够“为了权利而斗争”,那么一项无关权利的胜利,不仅称不上庶民的胜利,更有着深深的人治传统下权力者恩赐的印记,哪怕这一胜利对于公众而言是多么的利好。   我们之所以如此推崇以法治精神为依托的“权利能动性”在春运票价浮动中的作用,不在于听证程序、民意的法律诉求以及权利影响决策这些“具体法治”有着多么理想化的色彩,而在于它在诸多制度中只是“最不坏”的制度:法治足以保证权利争取来的利益的稳定性,而这是包括人治或者道德自觉在内所根本无法承诺和兑现的“定心丸”。   就像收取了那么多年的燃气初装费,实则在物价部门根本不具有正当性,但取消依然能够赢得一片赞誉声一样,缺乏实体合法性更没有程序正当性的春运票价上浮,终于在权利缺席的语境下有所松动,除了证明垄断者的强势有多么的不可一世以及不按价值规律出牌外,实在是乏善可陈。如果仅仅以春运这一极端时期的“不上浮”来对铁路垄断的破题进行乐观的预期,难免就有“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之嫌。   再高的票价、再拥挤的火车,都无法阻挡回家的路所承载的浓浓亲情,这有关文化传统,无关垄断地位。反倒这种“经济无涉”的文化传统,使得垄断者的“局部让利”被涂抹上浓重的道德油彩,从而蒙蔽了垄断者最本真的沉疴。   从这个意义上讲,那道被部长批示的大白菜或许更具说明意义。被垄断者所扭曲的价值规律,所能决定的只是垄断的强度,而强度的伸缩注定永远都无法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没有通过正当程序伸张的权利以及“鲶鱼效应”式竞争机制的引入,我们的想象能够走多远,垄断者的春天就会有多么的坚挺。 作者:贺方
 

随时随地关注高速新闻
 
 
 
您最多可输入5000个字节;

  您还没有登录哦,点此 登录 注册
 
 

留言中所有与交易和团购相关的信息均为虚假信息,与本站无关,请勿相信。

本周TOP10

北京高速公路最新路况2017-10-18

北京高速公路最新路况2017-10-18
北京高速公路最新路况消息实时发布

2017-10-18 点击:1754

山东高速公路最新路况2017-10-17

山东高速公路最新路况2017-10-17
山东高速公路最新路况消息实时发布

2017-10-17 点击:1564

天津高速公路最新路况2017-10-17

天津高速公路最新路况2017-10-17
天津高速公路最新路况消息实时发布

2017-10-17 点击:1548

河南高速公路最新路况2017-10-17

河南高速公路最新路况2017-10-17
河南高速公路最新路况消息实时发布

2017-10-17 点击:1503

浙江高速公路最新路况2017-10-17

浙江高速公路最新路况2017-10-17
浙江高速公路最新路况消息实时发布

2017-10-17 点击:1465

湖南高速公路最新路况2017-10-17

湖南高速公路最新路况2017-10-17
湖南高速公路最新路况消息实时发布

2017-10-17 点击:1440

江苏高速公路最新路况2017-10-17

江苏高速公路最新路况2017-10-17
江苏高速公路最新路况消息实时发布

2017-10-17 点击:1428

上海高速公路最新路况2017-10-17

上海高速公路最新路况2017-10-17
上海高速公路最新路况消息实时发布

2017-10-17 点击:1425

长深高速公路永安贡川互通正式运营通车

长深高速公路永安贡川互通正式运营通车
长深高速公路永安贡川互通正式运营通车

2017-10-17 点击:1417

北京高速公路最新路况2017-10-17

北京高速公路最新路况2017-10-17
北京高速公路最新路况消息实时发布

2017-10-17 点击:1415

手机高速关闭